|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扎克伯格的新赌注:让Facebook实现VR社交化

VR目前虽然话题非常滚烫,但受限于正式上市的明星产品很少,除了三星Gear VR外,Oculus Rift 2、HTV Vive、索尼Playstation VR等最快的发货时间也要等到今年4月份,但是这并不影响科技巨头围绕VR布局未来,甚至引领下一轮技术革命,用VR改变电影、游戏、医疗等领域的相关讨论已经很多了,但是你听说过用VR设备来进行社交吗?至少扎克伯格决定让Facebook尽快实现这一愿景。

作者:Wired来源:虎嗅|2016-02-24 10:32

上周,马克·扎克伯格和印度尼西亚总统在Facebook的加州总部,打了20分钟的零重力乒乓球。

这就是虚拟现实在Facebook中的运用。本月前不久,新加坡首相前去参观了Facebook的新门罗帕克总部,并不知不觉步入扎克伯格办公室旁的虚拟现实房间,试戴了Oculus Rift头盔。但新加坡首相对虚拟恐龙更感兴趣。当扎克伯克描述起他与印度尼西亚总统JokoWidodo打的那场20分钟乒乓球,他强调那是他们两个人花了20分钟呆在虚拟世界里一起做了些事情。

“大众关注的焦点,”从Facebook的虚拟现实房间走下大楼的扎克伯格说道,“是人与人之间的交际。”

自从2014年春Facebook收购Oculus以来,扎克伯格将虚拟现实描述为一个未来的“交际平台”,并指出虚拟现实不仅仅是玩游戏、看电影的工具,实际上也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平台。“沉浸式虚拟现实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在Facebook对外宣布那笔耗资20个亿的收购消息当天曾对记者表示,虚拟现实有成为“最社会化交流平台”的潜力。那时,这样的言辞似乎显得有些言过其实。当时我也是怀疑派的一份子。但过去的两年间,虚拟现实蓝图随着时间推移,开始向扎克伯格早前预期的那个虚拟现实世界靠近。

改变的一部分源于OculusRift本身,提供传感器连接的手臂控制器让你体验无重乒乓球。Oculus不仅能追踪用户头部的运动,也能追踪手臂的运动。控制器使得用户的身体得以“存在”于虚拟现实世界。但扎克伯格与Widodo打乒乓球时,他们至少能够看见对方的部分存在,至少能与对方进行部分交流。

虚拟乒乓球是一个被Facebook称为“玩具箱”的Oculus演示的一部分。它提供了一种自由式的虚拟环境,你不仅能够玩乒乓球拍和球,还能点燃爆竹、堆积积木。当然,这个替代宇宙能容纳多人。扎克伯格将之称作,一种能通过虚拟现实联系真实世界的演示。“真正迷人之处是,当你旁边有了其他人,整个虚拟空间就变得社会化了。”他说。“它不是一场游戏。没有分值。没有分数。没有目的。人们仅仅是通过一些方式在交流,只是这些方式很新奇罢了。”

为AR打造的社交软件

但可能更重要的是,由于许多其他科技巨头发表了许多相同观点,扎克伯格的想法现在看来更加贴近现实。2014年10月,谷歌向增强现实初创公司MagicLeap投资5亿。次年1月,微软公开了其增强现实头戴设备--Hololens。一直以来,谷歌白手起家,致力于自身虚拟现实开发,不仅研发出一款能将智能手机变为虚拟现实设备的Cardboard,还在秘密开发更为先进的硬件。目前,苹果似乎也加入了虚拟现实大军中。“眼下正发生的改变,正是两年前人们所嘲笑的话题。”扎克伯格说。

昨日,在一年一度的全球移动通讯大会召开前,扎克伯格现身巴塞罗那,参加由硬件制造商三星组织的大型展览会。三星的GearVR正是基于Oculus技术研发的。同时,他公开宣布Facebook一支由设计师Daniel James和Michael Booth带领的团队会启动研发Oculus用“社交软件”。关于软件的设计,扎克伯格所谈不多。“我们正在着手做这件事,就是新的大改变。”他说。

ChrisDixon,风投公司AndreessenHorowitz的一位合伙人,曾是Oculus的早期投资者。连他都为Facebook收购这家初创公司感到惊诧不已。“我们投资时,它并不是我们的期望所在。”他说。“当时虚拟现实还不是热门领域。”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他也将虚拟现实看作下一个大“平台”。“一旦价格下降,质量提升,开发者抓住了机遇,各种各样的新事物就会同雨后春笋般出现。”他说,“我们会慢慢发现虚拟现实在游戏外大有世界。”

“目前已成为可能”

扎克伯格说,他十一、二岁的时候,父母给他买了第一台电脑。他完全着了迷。坐在初中的数学教室里,当老师在台上讲授课程时,他能用C语言和Pascal在笔记本上写出电脑程序。有时,他能做得更多。他能为自己的电脑草拟出一种VR界面--这对当时来讲是不肯能实现的。“计算不应该至于网页或者一些2-D的东西,”他想。“你应该要能在身体上感受自己去到某一地方。”

那不是许多年轻人能有的想法。但随后他的情况发生了转变。“或许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在虚拟现实上下功夫并没有什么用。”他说。“但现在,我拥有一家大型电脑公司,并且我们有能力为遥远的未来做赌注。”的确,2014年,在“阅读大量科幻小说”以及在商业与学术发展基础上进行的几次AR和VR尝试后,他与Facebook在Oculus上投入了那笔20亿投资。“Oculus是我思想的一大转折点,”他说到。“这就像:‘现在已成为可能’。”

虚拟现实在扎克伯格的描绘下,不仅是一个社交平台,还是下一个基础计算环境--继智能手机后。“先有个人电脑,然后是网站,然后是手机,”他说,“我想诸如VR和AR的设备将是下一个平台。”换句话说,虚拟现实是另一种与我们的电脑联系的方式--也是一种与世界联系的方式。

扎克伯格对虚拟未来的20亿投资赌注,就像是一个进入糖果店的小孩。将Oculus收购案与2005年谷歌对安卓的并购案对比后,Dixon支持扎克伯格的想法。“我当时想的是‘哇,这是一个未来主义投资,’”Dixon谈起谷歌对安卓的并购时这样说道。“我记得我当时在赞赏谷歌的同时也在想着:‘多少有点不合逻辑。’结果表明并购非常明智。”但明智的选择并非立马显现。安卓需要时间发展成熟。虚拟现实同样如此。

Facebook指出,自从11月Gear VR发布以来,用户使用头戴设备观看录像累计超过一百万小时。谷歌表示已有超过5百万谷歌Cardboard进入市场,用户已下载超过2.5千万软件。虚拟现实已成为现实。

Dixon指出,当你体验Facebook的“玩具箱”演示时,你就能目睹以前不可能存在的事发生了。“它很惊人,”他说。“实际上你可以邀请另一个人进入,效果会更惊人。”如同扎克伯格所说,虚拟现实是社会化的。

当VR撞见AR撞见现实

的确,至少在一小部分是这样的。大问题是,社交VR如何与Facebook其他设备契合。Facebook已在信息流中加入360°短片,扎克伯格认为这是迈向虚拟现实的一步。的确,你可以使用Gear VR观看短片。但这些短片不一定需要缠绕在你眼镜周围的头戴设备。而虚拟现实需要。它使你脱离外界,不一样要用Facebook,它是你可以在做其他事情时用手机上使用的东西--当你搭乘地铁去工作或者等人吃饭时。

扎克伯格不知道这两种技术范式将如何结合。即便他知道,也不会透露其中奥秘。但他指出,最终游戏是一副能将你从现实社会带往虚拟现实并带回的超轻量级眼镜。这些会使你沉浸在虚拟现实中或者说它们能以一种增强现实风格增添你们在现实世界看见的数字化事物。他说,通过使用这种眼镜,你可以同世界彼端的人参与一场虚拟棋局。或者你可以你可以浏览别人刚在Facebook上发给你的照片。

路途漫漫。轻量级数字眼镜--谷歌眼镜--还不是成品。但在几年后,虚拟现实会听起来真实得多。

【编辑推荐】

  1. 我们即将实现“全民 VR”?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2. View-Master 2.0发布 表现最好的谷歌VR纸板产品
  3. VR普及难将迎奋战期 给VR创业公司的5点建议
  4. MWC科技巨头引领VR狂潮 全球混战局面将开启
  5. 谷歌VR:9块9以上都是智商税
【责任编辑:李英杰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读 书 +更多

精通Spring 2.0

本书是关于Spring 2.0的权威教程,是Java/Java EE开发者必备的参考书。本书详尽系统地介绍了Java EE的基础知识、Spring 2.0的各种功能,以...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